pt电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关于 >

火星情报局 第四季 人物关系线

发布时间:2019-06-14 12:32    浏览量:

  《火星情报局》是一档轻情境科幻综艺脱口秀,用综艺手法,检验全民的新奇发现。节目主持人为汪涵,设定为《火星情报局》的局长,在他的统领下,火星特工定期提案,对人类行为模式进行研究。坚信保护地球就是保护火星,“火星特工”也深信,发现就是超能力。火星情报局第四季》的嘉宾有薛之谦、姜思达、张绍刚、李诞、杨迪、刘维、郭雪芙、朱天天 、钱枫、田源、沈梦辰等。

  《火星情报局第四季》将于2018年10月12日播出。谢谢各位大佬,最好是自然类!消防员凯勒一直牢记着前辈留给他的忠告:“永远不要让你的同伴落在你的后面”。当他与妻子凯瑟琳婚姻出现裂痕时,在无尽的争吵与冷战中他们准备选择离婚,凯勒父亲给他一本40天的日记,要他按照上面的要求一天为妻子做一件事。最后当他知道上面所有的事都是他母亲做的时候,父亲告诉他,真实的爱不是以感觉为基础,爱,是一种决定。“小破球” “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我们决定,选择希望。”——《流浪地球》 重聚变行星发动机、把行星当做航船、带地球逃出太阳系到外太空、数千年的流浪地球计划……仅凭这些概念,刘慈欣的《流浪地球》足以成为一部恢弘壮阔的科幻史诗。小说坐拥粉丝无数,恰逢导演郭帆也不孚众望,让这部国产科幻电影的初生之作十分“能打”,影迷、科幻迷为之感到欣慰:这一次,终于轮到我们仰望星空。电影《流浪地球》注定是华语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总有人说看不懂电影在讲什么,私以为一句话便可以概括——太阳木星谁都靠不住了,地球人要靠自己推着地球赶紧跑路。 与好莱坞科幻大片背道而驰的是,电影一开始的设定就是地球人都不会放弃地球各自逃命。他们守望故土,在他们的观念里拯救地球才是唯一的归途,倾尽所有都要救。他们说,我死了怎么办?还有你,还有你们。一代人不行两代,一年不行两年,“流浪地球”计划是跨越一百代人历时两千五百年的大业。为了地球,为了地球上幸存的三十五亿人,我们将一直战斗到完全胜利,直到星系轮转,直到万物腐朽,直到地球飞向那4.2光年外的新家园。看到这你能联想到什么?愚公移山!是的,是道尽了中华民族奋斗史精华的愚公移山。这是《流浪地球》所表达的内核,也是中国文化才该有的厚度。 电影当中最让我惊艳的台词莫过于“饱和式救援”,这是我看过的科幻片当中都不曾出现的概念。太阳系待不下去了,地球要完了,这是人类文明史上会毁灭一切的浩劫。若是换作好莱坞来拍呢,无外乎又是政府无作为、科学家和AI都不可信、最后要靠主角团几个人去拯救地球所表达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流浪地球》所宣扬的是所有人都参与拯救自己,救援要饱和,要万无一失,即使一百五十万人都牺牲了,只要那三十五亿人活下来,就还有希望!《流浪地球》里不允许孤胆英雄的出现:刘启固然是主角,但他们也没有一路开挂顺利到达赤道,相反重启苏拉威西转向发动机的任务也早在他们赶到前就已经被他国救援队抢了先。刘培强固然是拯救世界的关键,但若仔细想想你会发现,刘培强同样可以被替代。若非各国人民不惜一切代价建造一万座行星发动机,若非全人类整体发力,拯救地球就是痴人说梦。 刘慈欣的另一本长篇科幻小说《超新星纪元》当中有一段对话相当精彩,是美国一位小智囊和新任小总统之间的对话: “总统先生,我怀疑您是否明白大人们是如何使美国强大的。” “他们建立了航母舰队!” “不是。” “他们发射了登月飞船!” “不是。” “他们建立了美国的大科学、大技术、大工业、大财富……” “这些都很重要,但也不是。” “那是什么?是什么使美国强大?” “是米老鼠和唐老鸭。” 我们为什么强调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性?那是因为无数先知们知晓烙印在全球几十亿大脑软纤组织上的美国思想与美国文化,才是美国横行全球的最大资本!《流浪地球》上映以来就有不少声音评价它是中国电影工业的开端。既作为开端我们需要包容和鼓励,毕竟漫威最早不够精良的电影也是粉丝们买账才有了今日的成就,我们也允许对剧情和逻辑提出质疑,但是不少人恶意诋毁是不是在“自毁前程”?为什么对情况类似的《星球大战》就要高唱赞歌,而对待国产科幻就必须如此苛责呢?中国电影工业初生的时代大背景下,《流浪地球》确实是一部致敬、借鉴各路好莱坞大片的电影,但是内核却完全是我们自己的。它并非是刘慈欣式悲剧美学的衍生,它在做的是输出我们的文化和价值观:诉说浩瀚星河之间人类是多么渺小,全世界人民必须团结起来方能劫后余生;宣扬人类命运共同体——跨越时空,用血脉链接的共同体,普世价值观伟大而深厚;贯穿中国人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人定胜天精神……身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代开端,深知文化软实力重要性的国人该何去何从?总是被动地接受别人的文化和价值观输出无疑是作茧自缚。由此看来,中国的电影工业任重而道远。 《流浪地球》最后结局也未曾放弃希望——无论世界多么黑暗,无论现实多么残酷,总有那么一种感情和力量,试图留下文明的火种。文明于人类而言,文明的目的是什么?是给文明以岁月,还是给岁月以文明?我想我们暂时都回答不了这个终极问题。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而如今《流浪地球》之于中国电影工业文明又何尝不是“火种”?尽管过程可能无比艰难,但人类文明何尝不是从刀耕火种诞生,筚路蓝缕,奄有地球。 《流浪地球》的路还有多远?或者说“《流浪地球》们”的路还有多远?20年后仍能被现在看过它的孩子记住,回忆起来还是“那个电影开着空间站点燃了木星,哇这也太厉害了吧!”我想,这才算得是真的成功吧。三体先遣队:报告总部,我们已抵达太阳系,但是没有发现地球! 总部:别找了,你们回来吧。 先遣队:为啥? 总部:他们自己飞过来了,他们来我们这儿移民了!有些台词真的很让人深思儿子是个坦克迷。【本期看点:揭秘“绝命毒师”曹少钦身世之谜】 (又名《夺门六重奏》) 审讯者:乔治•马戛尔尼 受审者:曹吉祥 下称:马戛尔尼=马 曹吉祥=曹 马:您好。 曹:妖怪! 马:您不用害怕,我很友好,非常非常友好。 曹:你……你眼睛是绿的。 马:没错,而且头发是黄的。 曹:你……你还拿这当个好! 马:您没有必要担心,我也是个人,只不过来源于另一个不同的国度。 曹:你……你真的是人? 马:千真万确。 曹:我记得我已经死了。 马:被乱箭射死。 曹:你怎么知道? 马:在你之前,我已经见过了石亨和袁彬。 曹:他俩? 马:不得不说,您的声音很有特点。 曹:你……你敢鄙视我? 马:不好意思,冒犯了。 曹:要搁在以前,你要敢这么说,我保准让你跪瓷碗片子。 马:能给我讲一下您之前的风光吗? 曹:您怎么称呼? 马:乔治•马戛尔尼,您可以叫我“马先生” 曹:马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好是坏,但不管怎样,你都是在套我的话,总之,我不会上当。 马:那这个,你有没有兴趣? 曹:那是什么? 马:您可以拿过去看看。 曹:这些会动的齿轮是什么? 马:这在我们国家,是识别时间用的“怀表”。 曹:我再看看,这是金的? 马:没错。 曹:精彩,精彩。 马:石亨说您喜欢收藏奇珍异宝,我就特地找来赠与您。 曹:礼尚往来是应该的,我曹吉祥虽贪,但拿钱办事,绝不拖欠。你想从我嘴里知道点什么,但我需要确定几件事情。 马:请讲。 曹:我已经死了? 马:没错。 曹:明亡了? 马:没错。 曹:你为什么想知道你想知道的事? 马:没什么,我只想了解一段历史。 曹:什么历史? 马:夺门。 曹:呵,哈哈哈哈。 马:有这么好笑吗? 曹:马先生,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从你一开始说话的那股神秘感,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即使你做的事情不是有意针对我,那么,也是在挑开我的伤疤。所以,夺门免谈。 马:我可以帮你。 曹:帮我什么? 马:我可以帮你洗白。 曹:此话何解? 马:我是个后来人,如果你能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我可以保证,让后人知道一个不一样的曹吉祥。 曹:我听不懂你的话。 马:首先你承认不承认,你的名声不太好? 曹:承认。 马:我可以帮你从历史的耻辱柱上拉下来。 曹:那我应该做些什么? 马:告诉我实情,如果有必要的话,剩下的,我来帮你编? 曹:你是自己人? 马:算是吧。 曹:什么好处都不要? 马:我只想了解一段历史。 曹: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信守你的承诺。 马:好的。那就从你的身世讲起吧。 曹:我的身世?我是廊坊人,自幼在京师长大,父母亲都是在天桥玩杂耍的,比较穷。我八岁那年,生了场大病,但看不起郎中,就找了我邻居吴半仙,让他给我算一卦。都是多年的邻居了,他不收我父母钱。 马:算出来什么? 曹:我这病必死,除非走两条路,才能化险为夷。 马:什么路子? 曹:当和尚,或者当太监。 马:你为何选择后者? 曹:那是寺庙京城附近旱灾,进了寺庙估计也吃不上饭,还不如呆在宫里,饿不着自己。 马:于是你就去了? 曹:没错。那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就进了宫里,那时候的老太监,都爱认徒弟,一个叫陈光的老太监就认了我做徒弟,教我学这学那,我十八岁那年,陈光死了。又没过多久,我从宫里,被调进了郕王府,去伺候郕王朱祁钰。 马:未来的皇帝? 曹:当时没人会那么想,谁都想不到他会是皇帝。我做他的玩伴,陪他放风筝,陪他捉迷藏,给他当马骑,就这样,慢慢的,我成为了他最信任的人,成了郕王府的首席大太监,本想这辈子吃吃喝喝混混日子,可接下来的一切,谁会想得到呢? 马:那时候,朝廷应该是王振当政吧? 曹:我只是王爷府太监千千万万中的一个,根本就攀不上王振、李孜省这样的红人,我也早就放弃了希望。谁都没有料到的,是“土木堡”。 马:你去了没有? 曹:土木堡?我当然没去,但这并不代表我知道的少,我记得那一阵子,朝廷人心惶惶,就在土木堡后第二天,一干人马闯进了郕王府。 马:都有谁? 曹:兵部侍郎于谦,吏部尚书王直,户部侍郎商辂,以及几个阁臣,他们要郕王去当皇帝。 马:结果怎么样? 曹:说来也滑稽。这送上门来的皇帝,把郕王吓得满眼泪流,要是搁平常,白送谁不要?可是时候不巧,要了就等于是送死,这么个倒霉皇帝,没人感兴趣, 马:后来呢? 曹:郕王最终还是被抬走了,那时候,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那时候的朝廷面临着主战和南迁两条路,具体选哪一条,就看明天朝堂上,群臣的造化了。 马:结果呢? 曹:第二天清晨的第一道旨意,就是皇上封我为司礼监掌印太监,但按理说,我是没有资格任职的。 马:那为什么还让你当? 曹:皇上十分信任我,就像朱祁镇信任王振一样,为了让郕王肯当这个皇帝,群臣必须做出点妥协,而我就是那妥协的筹码。 马:原来如此。 曹:是战是走,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在今天解决,朝堂上很肃静,肃静的可怕,我第一次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身份站在龙椅旁,心里难免紧张。又过了许久,还是没有人说话,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个人满怀自信的走上前来,在那里朗诵他的《南迁十策》。文章写得很好,我虽然没读过书,但也能听出其中的意味来。 马:那人是谁? 曹:徐有贞。 马:我在之前已经听完了两个人的故事,在他们那里,徐有贞的出场总是很神秘,可到了你这里,却又出现的如此之快,真是神奇。 曹:人,总是不一样的,因此,所经历的故事,也自然不同。 马:谢谢赐教。 曹:显然,南迁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原以为徐有贞也就是走走形式,只等皇上下了命令就正式出发,没想到,于谦出现了。 马:怎么了? 曹:他先是对着徐有贞,发出一声怒吼:“建议南迁者,该杀!”徐有贞也吓傻了,站在那里,两眼无神的对着于谦,于谦在他旁边,对着皇上跪下,讲了一堆大道理,说的是群情激奋,原先主张南迁的大臣,也统统改了主意。早就听说过于谦二十年前活活说死王爷朱高煦的丰功伟绩,今日一见,他那张铁嘴果然名不虚传。可是徐有贞就倒了霉了,皇上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两只眼睛瞪着他,越看越生气,越看越生气,指着他吼了一声:“胆小鬼,滚出去!”徐有贞低着头,急忙走了,他的颜面一丢,就是八年。 马:这样一来,主战就准了? 曹:但是,还有另一些事需要解决。 马:什么? 曹:王振的事。第二天上朝,朝堂上的情形,他们给你讲了没有? 马:石亨讲过。 曹:先是上书,再就是哭,然后打人,最后活活把人打死。不过马顺也够背的,完全就是自己作死。马顺刚被打死,咬人的王竑就指着皇上,嘴角还滴着血,我当时也吓坏了,不过,我这人还是有点智谋的,于是对着皇上耳语,说:“您稍等,我去去就回。”皇上心里也没谱,一直想要留住我,我没理他,就一个人去宫里,找来了毛贵和王长随。 马:他俩是什么人? 曹:王振的同党,找他们的时候,我还对他们说,皇上要赦免你们的罪,这俩笨蛋,一听就高高兴兴跟我走了,到了朝堂上,一眼看见马顺的尸体,他俩接着傻了,我急忙把他俩踹下朝堂,群臣又像饿狼一样围过来,把那两人又活活打死,这时候,皇上坐不住了起身就要走,走到半路上,被于谦拦下来,要求赦百官无罪,说实话,到现在我脑子也没转过弯儿来,这事你明白吗? 马:明白。 曹:那就不用我说了,反正,皇上把军政全权交由于谦来做,具体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浙军刚进京没多久,瓦剌就到了城下。当天晚上,我在宫里巡查,看见一个女人,派一群太监运着几十口大箱子,我向前喝住他们,一看,那女人竟是钱太后!我就…… 马:等等,这钱太后,是谁的皇后? 曹:被关在瓦剌的朱祁镇,有什么事吗? 马:没事,只是问问。 曹:我连忙上去看了看,问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钱太后不愿意了,在我面前大吵大闹,要是搁原来,我还真得让她三分,可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她就是个废皇帝的皇后,我还怕她作甚?就还是不让她行进。 马:后来呢? 曹:钱太后简直要疯了,她拔出剑来指着我,我也不知道那把剑是从哪儿来的,总之,如果我不是放她过去,她就有可能杀了我。我无奈了,对她说:“娘娘,您这是何苦呢?”她依然把剑对准我,吼道:“我只想赎我夫君,跟你没关系,滚开!”我这才明白了她的真正意图:带着一大箱金银珠宝,跑到瓦剌那里去赎太上皇,听完我心里就直乐,这可能吗?瓦剌绝不可能放人,三岁小孩都明白,可钱太后显然被冲昏了头脑,继续朝我大喊:“不要你管,滚开!”那时候刀尖离我越来越近,我也只好让开,跑去禀报皇上了。不过消息要第二天才能送到,第二天一大早,派去送箱子的十六个太监,只回来一个,其余都被也先杀了。 马:这我知道。 曹:钱太后把后宫给搬空了,皇上很生气,找了个理由,让钱太后出了皇城,到别处暂住。 马:能不能说点我不知道的。 曹:又过了一天,东厂找到了我。 马:李孜省来找你? 曹:没错,但以他的身家,不可能自己来,他派了东厂四档头任所为,要我入伙。 马:为李孜省办事? 曹:要是搁以前,我还巴不得,可我现在已经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不需要再靠李孜省来提升实力,于是就婉拒了,没想到,就此埋下了八年的祸根。 马:等等。 曹:怎么了? 马:您能讲一下您的义子吗? 曹:义子?你说少钦呐。 马:正是。 曹:少钦有什么好讲的? 马:难道他的出现不是您生命中的一件大事吗? 曹:说来也是。这个……曹少钦,是我表哥的孩子,我表哥死得早,临死前把他过继给我。当时我在郕王府还没混出来,带个孩子实在强人所难,我就把他送到山上,让他自生自灭。 马:那时他多大? 曹:八…… 马:八岁? 曹:八个月。 马:你怎么能如此狠心,那还是个孩子呀! 曹:狠心怎么了?这又不是我孩子。但是,北京保卫战时,他回来了。 马:毫发无伤? 曹:那天,京城里面闹得一团糟,正是我坐上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三天,我门前的守卫说,我的义子求见,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就给拒了,后来心里一想,才想起少钦,以为他是来寻仇的,就想通知守卫多加点防护,谁知我刚一回头,只见一个白脸男子站在我面前,拱着手作揖,然后看了看我,就要拜义父,当时把我吓坏了,他说,让我丝毫不用担心,他就是少钦,我问他因何没有死,他说,他是被狼养大的。 马:狼? 曹:没错,有时候他的行为并不怎么像人,比如说…… 马:吃人肉? 曹:也许吧,但我从来没见过他吃人肉,不过见过他喝人血。 马:那也够渗人的,他找你来干嘛? 曹:他说他已经自宫,让我在宫里给他谋个差事,我见他丝毫没有害我之心,加上武功确实不错,就把他推荐给了东厂。 马:不是有李孜省吗? 曹:当时我和李孜省还没闹得太僵,少钦去了东厂,李孜省很是喜欢,北京保卫战后,就把他破格提为了三档头,但他依旧是我的人,八年下来,我没被李孜省整死,也多亏了少钦。我看了很多电影都是第一部票房和评分都很高但是第二部电影的票房和评分一般都会比第一部有所下降?当然速度与激情,哈利波特,星战系列部部都好看这也是不可否认的。大家聊聊主要为了呈现的是什么主题看电影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眼镜问题。在哪里一直擦[看不下去][看不下去][看不下去][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大哭][大哭][大哭][大哭][大哭]梅西哈哈哈。顺便推荐大家看这个电影保罗沃克我有个问题想问大家,手机上有没有能收来各个卫视的软件啊[感动]求 死侍 里女主的热辣图洛基的死真让人难受[伤心]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Copyright @ 2019 pt电子游戏 版权所有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