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企业文化 >

危情24小时中的老藏要图片!

发布时间:2019-05-16 14:40    浏览量: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浩二出生在日本的大阪,19岁高中毕业之后,就在大阪的一个酒吧里做调酒师。一次,一个熟识的客人忽然对他说:“浩二,你窝在大阪这个城市有什么出息呢?去东京当演员吧。”浩二就把这句话当真了,觉得当演员应该很不错,不如到东京试一试吧,接着就辞掉了工作,离开了故乡大阪,加盟了东京的太阳音乐公司。

  在《午夜凶铃》的第三部中,浩二扮演了一个小角色,出来之后不久,就被贞子给杀害了。这也是浩二在东京所扮演的众多配角中的一个。浩二回忆起东京的那段生活,最大的感受是紧张、压力很大。“那个时候挣得特别少,公司给我租的房子特别小,就只有这么一小块,只能躺在地上睡觉,没有办法做饭,也不能洗澡,用的都是公用厕所。每个月工资是3万日元(约合2000元人民币),日本的平均工资一般是20多万日元。每天一睁开眼睛,我就想,今天要怎么活下去。”

  一次偶然的机会,浩二经人介绍来中国拍华谊兄弟投资的《永恒恋人》。五个主要演员,浩二是其中惟一的日本演员。那是浩二第一次来到中国,那时的他一句中文也听不懂,对于中国的了解仅仅是看过动画片《大闹天宫》。演完之后,浩二又回到了日本。但这次演戏的经历却给浩二留下了“很舒服”的回忆。“在中国拍戏,感觉很随意,气氛很轻松,我对那次拍戏念念不忘。回去之后,我开始跟日本进行比较,在东京,人与人之间并不是那么密切,感觉压力比较大。工作上的伙伴很难成为真正的好朋友。但在中国却不是这样,工作的伙伴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2001年,浩二只身来到北京,怀揣自己的全部家当——90万日元,约合6万人民币。来中国的日子并不容易,先是长达半年多的“无工作状态”。“基本没有拍戏的机会,朋友也不多,中文水平非常差。”当时浩二就选择到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汉语,“那会儿基本每天就是学习,我住在朝阳公园附近的六里屯,每天早上坐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达五道口,上半天的课。中午下课就直接回家,然后复习功课、看电视,想通过看电视学习汉语,但那时电视是完全看不懂的。”

  浩二在中国的第一个“鬼子形象”是在《走向共和》扮演明治天皇。“来中国8个月之后,《走向共和》的摄影师池小宁,也是当时我在中国仅有的三个朋友之一,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正在大观园里拍一部戏,里面需要几个日本人的角色,让我去试一试。我马上赶到那里,池小宁就把我介绍给导演张黎,张黎一见到我,就大喊‘天皇’。我当时还听不懂‘天皇’是什么意思,旁边的翻译讲给我听的时候,我马上高兴得想跳起来,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

  在浩二的眼中,自己人生的转折和杨阳导演的发掘是分不开的。2003年,浩二的一位朋友把他介绍给了杨阳导演,当时杨阳正在拍《记忆的证明》,需要一个日本演员作为主角,第一次见到浩二,杨阳导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浩二过两天来试试戏。浩二看了《记忆的证明》的剧本之后,非常喜欢这部戏,甚至跟杨阳导演说,“不给我报酬我也愿意拍。” 几次试戏后,杨导演让浩二在剧中一人扮演两个角色,即劳工营冈田总监和他的孙子青山洋平。这是浩二第一次拍摄战争片,也是第一次扮演日本军官。“拍戏时由于过于投入,手被笔扎出了血我都不知道。杨导演发现桌上、地板上都滴着我的鲜血,她一叫停,我才感到疼痛。这是我最难忘的一部戏,由此我与杨阳签约,成了北京金色池塘影视公司的演员。”

  在山东枣庄拍摄连续剧《铁道游击队》时,山里、湖上、铁道上的镜头多,夜戏也多,条件又很艰苦,他饱尝了“饥寒交迫”的滋味。有一天刚巧碰上浩二过生日,剧组特意给他送上了生日蛋糕。蛋糕上有火车头的图案,下面还写着一行中国字“大阪——枣庄”,象征着他从故乡大阪到北京,又从北京到枣庄的传奇经历。那天,他手上脖子上挂满了大家送的礼物,感动得他热泪盈眶,频频鞠躬。

  浩二已经在中国定居,打算以后长期在中国发展。他想在北京买房子,在北京找对象。浩二说他的下一个生活目标也很明确:找个中国姑娘做媳妇,过上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现在浩二已经开始学习做家务了,西红柿炒鸡蛋、凉拌黄瓜、下面条等很多中国饭菜也都会做了,浩二说他以后更想做个“家庭妇男”。

  2002年 中央电视台29集电视连续剧《记忆的证明》饰演冈田总监和青山洋平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Copyright @ 2019 pt电子游戏 版权所有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