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真人博彩 >

媒体:“杀马特”创始人能否走出成名幻觉

发布时间:2019-05-11 07:42    浏览量:

  上周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深圳市龙岗区白石塘村的皇妃美发店正式对外迎客。罗福兴,这位曾经靠着非主流发型在网络里“号令天下”的风云人物,如今已剪去长发,靠给人剪头发谋生。罗福兴是中国最早发起洗剪吹发型的人之一,被贴上“杀马特”创始人的标签。随着年龄的增大、父亲的去世,罗福兴身上的叛逆逐渐褪去。他开始回归主流,希望凭一技之长养家。(昨日《广州日报》)

  如果不是记者提起,“杀马特”这个词离我们已相当遥远。互联网时代日新月异,发轫于2008年的“杀马特”文化,短短不过十年,就好似过了几个世纪。其实,来不及回首本就是互联网文化的一大特征,从来被人记住的都只是新鲜玩意。曾经我们上网必备的QQ,据闻如今已是00后的天下,他们在那里组成圈子,逃避微信圈里的父母;那些年聊过天的“碧海银沙”,则早就被冲到了沙滩上;更不用提雅虎、MSN、3721,现在是一道年龄测试题……甫一想起,就泛起了鱼尾纹。

  回到那个“杀马特”兴起的现场,原因并不复杂。无论作为一种标新立异的个人表达,在互联网的色彩还不很饱和的年代,冲击到了传统的视觉文化,还是作为乡村、城乡接合部青年的一种挑战,他们自认为将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戴着奇怪的饰品,面对电脑摄像头做着奇怪的动作,就能成为潮流代言人———这些都让人容易理解“杀马特”传递的情绪,以及为什么他们很快组成了一个网络社群。至于这一群体的解体,既是外部环境的变化,也是对个人和群体真实认知的回归。

  从这个意义上说,作为“杀马特”家族的“教主”,罗福兴开起理发店,并希望以此担起养家重任,在“杀马特”文化终结的今日,未尝不是个好的选择。问题在于,这能否让他走出“潮流代言人”的幻觉,毕竟为他人洗头、剪发、烫头,可不像在网络世界里一呼百应。实际上,2011年,罗福兴一度退出“杀马特”家族后,就曾在流水线的枯燥工作中感到不适,存在感大幅下降,最终没干多久就辞了工,然后继续留起爆炸头,开始混迹街头。你瞧,成名带来的惯性还真是特别强大。

  或许,罗福兴今天的选择仍处在迷惘期。具体到个人选择,“我想为 杀马特 家族正名,我们不是别人眼中的脑残”———这样的想法就不必有了,要真正走出 杀马特 的裹挟,就不必再作任何证明。另外,有人建议罗福兴去当主播,罗福兴很排斥,他觉得自己一没才艺,二没技术,三没思想———这个想法也是多余的。我以为当年从时尚想到smart,再到生成“杀马特“,既有历史的机遇,也有个人的造化。以这个身份做网络主播,不伤风败俗,能体面挣钱,没什么不好。

  当然,路是自己选的。在快手上,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乡村青年表演“神技”,在公园里,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聚到一起“尬舞”……他们都在做着自认为时尚的事,“杀马特”家族之后,同样一群人,只不过换了一种表达方式而已。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Copyright @ 2019 pt电子游戏 版权所有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