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真人博彩 >

你以为他们在演电影其实他们在演自己

发布时间:2019-09-29 06:42    浏览量:

  在昨天举行的《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以下简称《重楼别》)的提前观影会上,不少六点半粉丝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们。很多人追六点半的视频已经追了四五年,亲眼见到陈翔、毛台、闰土、蘑菇头,甚至能让他们叫出声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陈翔团队的朴实:几个人穿着T恤短裤就来到现场,仿佛是到好朋友家串门。

  被问到“拍摄时遇到了什么困难”的时候,不像其他电影主创大谈幕后艰辛,制片人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没啥困难,最大的困难可能是剧本需要整个团队打磨。”

  说起来,《陈翔六点半》算得上中国搞笑视频的“元老级人物”。这个做一分钟搞笑视频起家的云南人团队,2015年正式入驻爱奇艺,转瞬间就收获了巨大流量和大批粉丝,倒让壹哥这样的老粉丝有点惊喜。

  六点半的视频最常看到的主角很多都是些生活中会见到的人:“拜金女”、“富二代”、“前男友”、“单身小伙”、“老大爷”……讲的,也都是些老百姓的故事。

  让壹哥印象很深的一集,是毛台被熊孩子和熊家长气到无话可说,于是便“教唆”熊孩子把他妈妈的化妆品全泡水里,看着熊孩子被打,他站在外头偷乐:

  如果你看得够细,会发现六点半的段子虽然接地气,但不“俗”。在调侃熊孩子和拜金女之类人的时候,其实背后是对社会问题的思考。

  《重楼别》里就有很多类似的段子,最精彩的莫过于旅游团参观滇戏演出的那场戏。

  电影的主角是一个五人组成的戏团,演的是一种正在消失的戏种:云南滇戏。虽然已经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现在仍在坚持看滇戏的只有寥寥几个老人,所以这支戏团也就成了一种类似“濒危保护动物”的存在。

  片子里那几个旅行团的大妈,不顾演出正在进行就冲到台上合影,毛台饰演的刘团长尽管无奈,也只能配合着露出笑容。

  看这场戏的时候,满场观众都在大笑,但那些坚守着“遗产”的无奈,却分明写在刘团长的嘴角。

  另外一个来源于生活的爆笑桥段,是一行人下乡演出的时候,把戏团里的鼓手落在了路上,脑子一根筋的鼓手突发奇想,居然用直播的方式求助。

  戏团一行人下乡的时候,和云南当地“葬爱家族”偶遇。漫天彩粉后面,台上古老戏剧的端庄和台下小镇青年的群魔乱舞形成了极具“笑果”的对比,全场观众前仰后合,戏子们却满脸无奈。

  后来男女主在河边又偶遇了“葬爱家族”的青年,青年一边慌乱地把彩色假发往头上套,一边连声道歉:“不好意思,我先做个头发。”

  不知怎的,看电影看到这些地方的时候,我突然会想起自己曾经追《陈翔六点半》的时候。

  虽然不曾和他们交谈过,但我相信他们一定经历过一段艰难的日子。作为最早做搞笑视频的那拨人,陈翔他们碰上了搞笑视频在中国火山喷发一般的崛起。后来的抖音和快手更是攻城伐地,有些人可能一个视频就能成网红。

  爱奇艺上的《陈翔六点半》已经做到了第五季,两百多集,输出了上千个段子,每月播放量都能达到十亿级别,团队拍摄的前两部网大,更是票房高企,大受好评。

  现在去看六点半的段子,不仅制作越来越精良,而且笑点也越来越多,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也越来越深。知乎上有人如此回答“如何评价《陈翔六点半》”这个问题:

  这些的背后,是陈翔团队持续的坚守,坚持做给老百姓的看的视频,坚持从最普通的日常中发现荒谬。

  蘑菇头演的“云漂”怀着戏剧梦想却不被承认,来到剧团应聘,刘团长高兴坏了,对着所有人说:“我就说嘛,咱们还是很有希望的,总会有新的年轻人加入我们!”

  因为看戏的人太少,戏团没有收入,团里的姑娘坚持不下去了,想去拍电影。刘团长一点都没有挽留,反而一字一顿地重重说:“如果以后,大家要是碰上什么更好的机会,一定要走!”

  你分明能感觉到,这个时候毛台不是在演戏,而是在替陈翔,跟六点半团队里的所有人说着掏心窝子的话。

  《重楼别》里,滇戏团是真诚的,他们是真的热爱滇戏,看的人再少,他们都不会慢待分毫;团员间的感情是真诚的,有苦一起吃,有福一起享,甚至有架都一起打;片子里的爱情是真诚的,不掺杂任何金钱元素,只有平平淡淡的感动。

  《重楼别》外,六点半团队是真诚的,他们真的热爱喜剧,为了把剧本打磨完美,甚至要全体上阵;他们真的热爱表演,毛台和妹爷都是专业演员,妹爷甚至是国家一级演员,把毕生的功力都放在一分钟的短视频里;他们真的热爱彼此,团队里的几个人一路走来,走成了兄弟姐妹。

  说实在的,像这么真诚的团队,在中国的影视圈里真的不多了,他们真的很可爱。

  所以还是要替他们吆喝一声:《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已经在爱奇艺正式上线,想开心一笑的话,点进去就没错!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Copyright @ 2019 pt电子游戏 版权所有
t